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百六十七章 敬而远之

作品:农园医锦|作者:姽婳晴雨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19-10-13 08:07:40|下载:农园医锦TXT下载
  褚慕柏这人有个特点,他看中的兵器,如果弄不到手,连睡觉都惦记着。他能够为了顾夜,放弃自己的心头肉,足见他对这个妹妹的疼爱。

  安雅郡主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:“一个大男人家,腰里的荷包比脸还干净,我都替你害臊得慌!小叶子,你那儿银钱要是不凑手,姐借给你。多了没有,万儿八千的,姐还是能拿出来的!”说完,又给了褚小五一个示威的眼神!

  安雅郡主娘亲庆王妃的陪嫁,当时在樊京可是引起过不小的轰动的。这些年来,在忠心的管事的打理下,家底又翻了不少。庆王妃去世前,就给安雅郡主留好了嫁妆,现在都在她手中攥着。这家伙绝对是小富婆一枚呢!

  褚慕柏闻言,觉得自己的男人的尊严被践踏了,气得直喘气:“小妹!我手中银钱虽然不多,别忘了,你可是有六个哥哥的!再说了,我们镇国公府上,还没破落到从别人那儿借钱的地步!”

  顾夜怕五哥气出个好歹来,回头安抚他道:“安雅郡主没别的意思,不过是想帮我解决难题罢了。人家当我是朋友,才这么说的,绝对没有看不起你,或是咱们家的意味!”

  安雅郡主也知道自己说话太直,很容易得罪人,便看向一旁温柔含笑的君氏,小声替自己分辩一句:“就是嘛!还是小叶子了解我!”

  顾夜把她的胳膊,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来,笑着道:“郡主的好意,我领了。到时候,若是银钱真的不凑手,我不会跟你客气的。观音殿到了,据说这儿求姻缘最灵了,安雅郡主求上一签?”

  “我……”安雅郡主难得脸红了,她支支吾吾地道,“我这名声,还能有什么好姻缘?还是不求了,免得给自己添堵!再说了,我是来给你送帖子的,不是专程过来,怕菩萨怪我心不诚……今天就不求了吧!”

  顾夜笑着看了自家五哥一眼,又转过来对安雅郡主道:“既然来来,各家神佛还是都拜一拜的好。我先陪着我娘去还愿,待会儿吃完素斋咱们一起回去吧?”

  安雅郡主犹豫了一下,点点头道:“好,我等你!”

  安国寺的素斋,在京中还是很有名的。与其他素菜烹调的不同之处,在于它一般不采用四季的时令蔬菜,而是以面筋、豆制品、油皮为主要原料,以香菇、口蘑、玉兰片、木耳、莲子、花生等为辅料,用桂皮、花椒、大料等调料制作而成,分为卤菜、卷货、炸货三大类,又有北菜的浓郁,兼有南菜的鲜甜,把素菜做得色、香、味、形俱佳,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。

  安国寺素斋中,最有名的要数香菇面筋、素什锦和御味卷果了。尤其是这道“御味卷果”还曾经被皇太后夸赞过呢!这道卷果,选用果肉、枣泥、山药、蜂蜜、白糖、桂花等原料,用油皮卷好蒸炸,再用蜜渍。上盘后,加青红丝、金糕条,撒上白糖,五颜六色,分外好看。

  镇国公府上提前订了素斋,正有这道素甜品。顾夜尝了一块,果然清甜可口,味道极佳。安雅郡主却挑剔地道:“味道也就那样嘛!我看,还不如知味居的点心好吃呢!”

  顾夜把卷果塞进嘴巴里,细细地品了品,已经把其中的方子琢磨个八、九不离十。闻言,她老神在在地道:“知道为什么知味居的点心,味道为什么这么好吗?”

  “为什么?”安雅郡主嘴里嫌弃着,却一点都没耽误吃,夹了一块卷果塞进嘴里,随口问道。

  “因为……”顾夜卖够了关子,才继续道,“知味居的每一样点心,都经过本姑娘严格把关,才能上架出售。本姑娘的嘴巴可是很挑的,看不上的点心,绝对不允许推出去!”

  “什么?知味居是你的产业?”安雅郡主露出惊异的表情。

  “有什么好奇怪的?你别说你不知道,知味居的铺面,是我娘亲陪嫁的铺子!确切的说,知味居是我们美丽、高雅、温柔、善良的镇国公夫人的产业!”顾夜吃了几口其他的素斋,就放下了筷子。安国寺素斋的味道虽然不错,但她还是喜欢吃肉。

  君氏轻飘飘地瞪了自家闺女一眼,这丫头,就是爱作怪,竟然消遣起她娘亲来了!

  安雅郡主看向君氏,有些局促地道:“我当然知道那铺子是夫人的产业了。半个多月以前,我见那铺子改成了点心铺,还以为夫人无暇打理,把铺子租出去了呢!”

  “以后,你去知味居买点心,直接报上自己的名号,我让店里的伙计给你打折!”顾夜嘴里大方,脸上却做出肉疼的表情。

  安雅郡主抿嘴一笑,道:“你也别给我打折了,能保证我每次去,都能吃上点心就行。你前些日子在忙,可能不知道你家的点心有多抢手——堪比顾氏制药的药品了!”

  “哦?真的?这么快就火起来了?”顾夜一点也不诧异地道,“点心嘛,好吃,再加上新颖,自然不愁销路。下次,你直接让人走后门去厨房拿刚出锅的。”

  她说的“走后门”,不是大家想的那个意思。前门坐落在铺面里的,自然不允许外人出入。铺子后面有个角门,知味居内部人,都是从那儿出入的。不过,细细一琢磨,倒也有几分“走后门”的意思了。

  “那你可千万别忘了到店里招呼一声,免得我的人敲开了后门,让人给拒之门外,那多没面子!”安雅郡主对点心的要求不高。不过,她哥嘴巴比较挑,而且爱吃甜食。长大后,虽然克制了些,但每次吃到美味的点心,她能感觉哥哥的心情会好一些。

  圣人有云:吃甜食可以解压、释放压力。(出自“吃圣”顾夜语录)

  顾夜取出一块牛肉干,细细地嚼着解馋。闻言点点头道:“放心吧,一会回去路过知味居,你别忘了提醒我。没办法,我贵人多忘事嘛!”

  安雅郡主从她手里抢了一块牛肉干,塞进嘴巴里道:“好哇!佛门圣地,竟然敢沾荤腥。这可是对佛祖大大的不敬!”

  顾夜鄙视地看着她——你嘴巴里嚼的是什么,还有脸说我?

  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坐。佛祖慈悲,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怪罪我们的。”顾夜抬眸接触到自家娘亲不赞同的眼神,赶忙把肉干收好,准备出了安国寺再吃。

  安国寺中的景致,也是其香火如此兴旺的原因之一。春有牡丹夏有荷,秋有菊花冬有梅,虽然已经的初冬时节,晚开的菊花还是有几分观赏性的。

  用完素斋,君氏在禅房中休息,安雅郡主便拉着顾夜去赏菊。自从顾夜治好了她庆王世子的病,安雅郡主就没再把她当外人。不过,平日里说话和态度,在别人眼中并没好上几分。

  顾夜知道她的秉性,跟她相处的时候也是直来直往,该怼的时候从未留过情。安雅郡主不以为杵,反觉得她率真可爱。

  安国寺的菊园中,有一片池塘,塘边假山嶙峋,芭蕉只留下深绿色的叶子,池边各色的菊花,跟碧幽幽的池水交相辉映,景色颇为不俗。

  安雅郡主拉着顾夜,来到池塘的另一边:“这边有几株墨菊,品相极佳。我们府里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妾室,附庸风雅,自诩像菊花一样清高,曾经舍了脸想要求一株。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,活该被拒绝!”

  顾夜心道:这恐怕跟身份无关,换成别的官家夫人,也是要被拒绝的。不过,那么多京中贵人来赏菊,可从未听说讨要菊花的,庆王府的那位宠妾,也够奇葩的。

  “褚……褚姑娘!”一个惊喜的男声,从两人背后穿了来。顾夜停顿了几秒,直到安雅郡主扯了扯她的衣袖,才意识到这声“褚姑娘”是在叫自己的呢。

  穿来多年,习惯了别人喊她“顾姑娘”,认祖归宗后,大多改称“叶儿姑娘”,只有不太熟悉的,才会以“褚姑娘”相称。

  顾夜回头望去,一位皮肤白皙、样貌俊美,文生打扮的公子,正面露激动和惊喜地看着她。那位公子,眉眼宛若水墨画一般精致,鼻梁高挺,唇红齿白,美得仿佛美玉雕成的一般,雌雄莫辨……

  顾夜挑了挑眉,心中潜在的台词是:我认得这小美人吗?不可能!这么漂亮的小美男,她不可能没有印象的!!

  宁东辰见顾夜望过来,便上前一步,文质彬彬地道:“褚姑娘,向山一别多日,没想到竟在此地相逢。救命之恩,宁某无以为报……”

  别!千万别以身相许!本姑娘救得人多了,怕自己接收不过来。顾夜隐隐知道对方的身份了。向山救下的一群书生中,姓宁的,不就是“京城双杰”中的宁东辰宁公子吗?

  “举手之劳,宁公子不必挂齿!”顾夜自认在文学上没啥造诣,对那些咬文嚼字的文人,一般都敬而远之,即便小美男长得挺合她审美,也引不起她的兴趣。顶多……多看几眼养养眼罢了!